行业新闻
News

雅宝路要关了吗?要关了吗?要关了吗?

文章发布时间:2015-06-17 16:05:03
本文阅读量:

雅宝路是北京东城区二环边上一条不足500米长的小路,因临近使馆区,在上世纪80年代后期聚集起对外服装贸易市场,其中以面向俄罗斯、乌克兰、中亚等独联体国家的商铺最多。经过近30年的发展,这里已经有包括日坛国际贸易中心在内的服装批发市场13家。

\ 
雅宝路扩张时期建起来的各大商场
 
民间多次传言,雅宝路这个曾辉煌一时的对东欧服装贸易市场,将被迫从二环这个寸土寸金的地盘上撤离。然而这两年俄罗斯与西方国家关系不断恶化,这反倒引发全球市场对俄罗斯经济的关注。2012年,上合组织峰会在北京召开,中国与俄罗斯、中亚四国决定进一步加强战略协作,这几乎让雅宝路上的“倒爷们”重新燃起对这个民间批发市场的期盼。
然而好景不长,自去年底以来,卢布暴跌,购买力下降,相当比例的对俄服装贸易商人因生意惨淡而撤出雅宝路,这无疑使得雅宝路的命运雪上加霜。网上一篇名为《雅宝路可能真的要关了...》的文章里把如今发生在雅宝路的一切形容为“正在上演民间大逃亡”:
“以前一百多万一个的档口现在给钱就卖了;
物流公司纷纷关门了,没关门的生意也大不如前;
俄罗斯客户的钱收不回来了,又要赊账,生意做不下去了;
前几年很多公司就开始把分公司开到莫斯科、广州、义乌、温州了;
压倒雅宝路最后一根稻草的电商也吹响了最后一声号角;
多数早期的雅宝路商户实现财务自由也准备退休了”
且不论网文是否有危言耸听之嫌,但就鼎盛易达市场分析员实际观察到的情况而言,雅宝路上许多作为服装贸易的配套服务产业,比如印制俄语的广告印刷商、涵盖空运、海运陆运运输的物流公司、还有囤货的仓库、住人的酒店等都深受影响。广告公司职员王浩透露,2014年一整年,就有三分之一的商铺从雅宝路最大的一个市场撤走,2014年底的广告业比去年同期少了有一半。老王,1999年起就进驻雅宝路服装市场,但这两年,他自己的生意越做越窄,曾在同一个市场里经营的朋友也开始渐渐离开,有的改投国内服装贸易。他说:“市场的大业主为了让市场看起来没那么空,都是隔一间出租一间,保证每排都有开门营业的。”
\ 
雅宝路上库房转让、房屋出租的信息比比皆是
\ 
门可罗雀的雅宝路各商户

雅宝路为何走入今日的困境?鼎盛易达市场分析师认为,这既有雅宝路自身的原因,也有大环境的因素。
来自俄罗斯和乌克兰的商人都是雅宝路客商的主力军。但俄乌两国之间摩擦不断,首当其冲的是大批乌克兰的订单被取消,有的物流公司甚至在2014年一整年度没有接到过一笔乌克兰的运单。接着就是俄罗斯受到欧美国家的经济制裁,俄罗斯经济陷入疲软,日用品价格猛涨,恩格尔系数增加,俄罗斯老百姓的收入非但没涨,承受的生活压力却变大了。钱都用来买吃的了,哪有心思去打扮?
从雅宝路自身来说,十年前的辉煌也导致了其盲目扩张。天南海北的商贩都涌入雅宝路,市场一栋栋建起来,而实际上,俄罗斯以及周边东欧国家的购买力远远没有中国的市场膨胀得快。雅宝路作为一个成熟的商圈,有其完善的产业链。服装贸易的惨淡自然引发配套产业的崩盘,所谓“一损俱损,一荣俱荣”。
另外,中国电商企业这两年也大举进军俄罗斯市场,和中俄传统贸易商人交手的全是中国互联网巨头:市值2000亿美元的阿里巴巴、市值400亿美元的京东,还有敦煌、大龙、兰亭等不图盈利只图烧钱疯狂前瞻市场的外贸电商,传统商人背腹受敌,节节败退。有些传统贸易商人也曾想过转身投入电商的怀抱,借此扭转颓势。但绝大部分雅宝路商户对电子商务不熟悉,做跨国生意又找不到支付宝这样的支付保障机制。跨国电商于他们而言,成了“镜中花、水中月”。
鼎盛易达认为,哀嚎声四起的雅宝路其实也有独到的优势,但被很多人忽视了。只要雅宝路商户发挥好自身特色,劣势也可以成为优势,并借着大环境重新翻身,成为跨境电商抢占东欧市场的主阵营。
首先,雅宝路之所以能成为中国重要的对俄贸易集散地,和它的交通便利分不开联系。莫斯科直飞北京只需要7个多小时,比辗转去边境口岸还要方便。北京即便在国内,也是交通枢纽。雅宝路可以很便捷地从南方运来服装、小饰品,从河北采购裘皮,从东北订购帽子、手套。京津冀一体化发展战略开始实施后,雅宝路是不是也会像北京的其他批发市场一样逐步外迁呢?老王认为不会:“咱们这儿做国际,老外来了,找不着了怎么办?他们会找到河北一个小县城去吗?肯定不会,那儿四星级酒店可能都不够。他们还不如直接去南方,去东北,去产地,那里货更多更便宜。”
其次,从中俄间的贸易气候来说,虽然俄罗斯经济下滑,但是由于俄罗斯和西方国家关系交恶,实质上,俄对中国的轻工业越发倚重。2014年,中俄贸易总额同比上涨6.8%,总额达到952.8亿美元。在莫斯科谢列梅捷沃机场的免税商店里,到处可见“可以使用人民币”的中文标识。
\ 
再者,跨境电商听上去很美,但是至今还有许多天生的缺陷无法解决,比如说跨境配送物流价格高昂,“最后一公里”难题尚未有很好的解决方式;产品的退换货远远要比想象得复杂;产品质量无法保证,消费者看不到实物,有很多产品滥竽充数;消费者和卖家之间语言交流很困难,绝大多数情况下双方只能依靠英语,而英语对中俄两国人民来说都不是母语,难免出现沟通误会。电商的这些缺陷对于雅宝路这个成熟的商圈来说,几乎都是不存在的,因为它的配套服务业已经十分完善。
或许如许多业内人士感同身受的,中俄贸易的巨变临界点正在到来,有人甚至预计电商会在三年内把中俄贸易洗牌。电子商务诚然是大势所趋,但如果其天生的缺陷无法在短时间内依靠新思维和新技术得到解决的话,那么鼎盛易达认为,至少在最近的几年内,传统贸易方式的代表雅宝路商户们恐怕仍然会和电商拉锯上好几年。



下一篇:海外留学生如何落户北京


下一篇:第二届中国城市物流大会开幕 义乌物流业发展迅速

二维码
微博